北极“微生物库”解冻,冰封2.4万年的轮虫复苏,是祸是福?

文丨熊宝包

近日,一项发表于《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的研究论文指出,

俄罗斯普希诺生物科学中心的研究团队,成功解冻一批发现于西伯利亚东北地区永久冻土层里的蛭形轮虫(bdelloid rotifer)

(www.swk.net.cn)。

在解冻之后,这些被冰封在永久冻土层下的史前轮虫逐渐复苏,

“重新”获得生命甚至还实现了无性繁殖,创造出自己的克隆体。

而根据“碳14”测定,科学家发现这些蛭形轮虫的土壤年龄,介于2.3万-2.4万之间,说明它们至多被冰封了2.4万年。

全球气候变暖,北极“微生物库”解冻

其实,

这已经不是西伯利亚永久冻土层第一次发现史前生物

。随着工业化时代的发展,地球植被遭到严重破坏,温室气体的排放等等,使得全球气温逐渐升高,

南北两极的冰川、冻土融化

。那些被掩埋在底下的史前生物,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从20世纪初开始,科学家、当地居民陆陆续续在西比利亚地区发现史前生物的骸骨。比如2007年,

俄罗斯人在北极亚马尔半岛发现4万年前的猛犸象遗骸

不单单是动物骸骨,很多史前微生物、细菌和病毒也逐一被发现。其中最著名的,无疑是2009年俄罗斯科学家阿纳托利·布劳奇科夫,

从猛犸象遗骸中提取的350万年前的超级细菌——芽孢杆菌F

存活350万年近乎“永生”的细菌,似乎是人类突破寿命限制的一道曙光。当时的研究发现芽孢杆菌F拥有很强的生命力,

如果能在人类适应性取得突破,那它将会成为实现人类延年益寿的“钥匙”

最后,阿纳托利选择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

并且破解芽孢杆菌F的基因密码,发现其对免疫系统的增强和刺激作用

史前轮虫复苏,对人类是福是祸?

这次俄罗斯发现并且复活的蛭形轮虫,是一种肉眼不可见的微生物;外表有点像蠕虫,属于多细胞生物。

其实,人类很早以前就对轮虫进行过研究。早期的研究结果表明,轮虫在-20℃的情况下冷冻10年后成功复苏。

但在自然环境下冰封2.4万年并复苏的轮虫,还是首次出现

在极端环境下,

比如极度低温、缺氧的时候轮虫会进入“隐生状态”,

几乎完全停止新陈代谢,以此来帮助自己在恶劣的条件下存活下去。虽然长时间的冰冻,会导致体内细胞、组织受损;但轮虫复苏之后,能对自身进行修复。

俄罗斯普希诺生物科学中心的科研人员表示,轮虫在冰冻的情况下历经数万年并成功复苏、修复自身受损组织,并成功繁殖的例子,

对于人类来说具有很重要的参考意义

尽管人类的身体结构很复杂,目前的科学技术并不能实现冷冻——复苏。

但对轮虫的研究发现,给改进器官保存、人体细胞储存技术方面,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支撑

未来甚至有可能实现人类冷冻复活。

从这个角度来看,似乎永久冻土层微生物的复苏对人类来说是一件好事。然而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祸福相依,

有的时候好事背后往往也隐藏着坏事

永久冻土层解冻对人类的负面影响

2016年,根据《西伯利亚时报》报道,

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位于北极圈内的亚马尔半岛爆发炭疽病疫情

,20多人确诊、100多人隔离,并且有一名12岁的儿童死亡。

值得深思的是,

炭疽病已经在俄罗斯“消失”75年,上一次疫情爆发还得追溯到1941年

。为什么时隔大半个世纪,已经消失的炭疽病再度出现?

经过调查研究,俄罗斯科学家称炭疽病疫情爆发的原因,在于连年高温导致永久冻土层融化,

75年前因感染炭疽病而死的驯鹿尸体暴露,其携带的炭疽杆菌芽胞复苏并污染附近水源

,然后跟随食物链传播感染人类。

简单来说就一句话:

炭疽病毒被埋在地下75年,因为冻土层融化重新面世,然后成为疫情的源头

需要警惕的是,西伯利亚以及北极地区的永久冻土层不知道还冰封了多少史前微生物、超级细菌等等;

也许这一次复苏的史前细菌对人类来说有积极意义。但谁又能保证,

下一次因为冻土层融化而复活的微生物和超级细菌、病毒,不会带来一次人类难以抵抗的疫情呢

更重要的是,普希诺生物科学中心对于轮虫的实验结果已经明确指出,掩埋在地下2.4万年的微生物都可能复活。

那么人类曾经战胜过的疾病,

如天花病毒;或者是某种人类未知的超级远古病毒

,会不会潜伏在某个被冰封起来的动物骸骨上,等待着某一天解冻重见天日呢?

写在最后

冻土层融化,北极“微生物库”解冻,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意味着很多未知的生物、细菌、病毒都有可能苏醒。

未知的病毒往往伴随着未知的风险,

人类的免疫系统从没有对抗过它们,

它们代表着全新的威胁。

也许像电影拍的情节那样,未来有一天一种未知的病毒出现并肆虐,最终毁灭整个人类文明。

而这一切都源于冻土层融化、源于全球变暖、源于人类对环境的破坏

主营产品:污水处理成套设备,高纯水 设备,反渗透设备